博客网 >

天下的父母,天下的孩子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其实早在二十年前我就知道奶农往原料奶里加东东的事情,当时重庆的地方报纸曾有长篇报道,据说加的好东东是尿素,可以增加比重,使掺水牛奶可以通过验收。

我生儿子以后,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没有奶水,我当时是虔诚地想用母乳喂养儿子的,体形什么的,对我而言不构成任何障碍。为了发奶,我几乎吃遍了所有民间和中医的偏方,什么花生炖猪脚,鲫鱼汤,甚至还吃了妈妈从中药房里买回来的穿山甲的壳(煮水喝,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东),但没有就是没有,中医说俺气虚。最后,只好把喂养儿子的重任委托给奶牛妈妈们。

儿子还是长大了,幸好,没有双肾结石,也许,那个时候真的没有加三聚氰胺这一“高科技”。

儿子是喝当地牛奶长大的,那个时候没有配方奶粉,也没听说过什么进口奶粉,就是有,也吃不起,每月加上奖金,200多大洋(这个收入当时是低于很多企业的工人的)。我最近常想,如果那个时候有三鹿和进口之选,我可能就是今天那些抱着孩子流泪的母亲中的一员。

两千万妈妈的选择,变成了两千万份撕心裂肺的痛苦;而两千万妈妈的选择,背后是两千万妈妈的无奈。
 
在这个世界上,父母到底要为孩子付出多少担心?

孩子长大以后呢?

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下面说说另一种痛苦吧,就是不知道,那些父母们是否已经意识到。

去年4-5月份间,我为毕业班学生写鉴定,照例先看看学生的自我鉴定。大多数学生都为自己四年的大学生生活总结出一二三……,但有一份鉴定让我异常震惊,内容大致如下:我在大学里学到了很多东西,有很大的进步,但也有很多不足,今后要更加努力。

我不敢相信这是浙大的学生写出来的自我鉴定(经历了去年的高考,我更加深刻地了解了考进浙大的学生有多么优秀),当年他们被浙大录取时,他们的父母该有多么幸福。我久久地看着面前的这份毕业生登记表,仿佛看到的是他父母痛苦的眼睛。

前两天跟一个韩国留学生聊天,他告诉我,在韩国,大学毕业后,就业也相当困难,跟我们一样,大学生们也热衷于各种各样的“考证”,同样也有一个庞大的公务员报考人群。

因为种种原因,很多父母不得不把孩子送到国外留学,包括到中国,浙大就有数以千计的韩国留学生。

我问那个韩国学生,你知道你的同胞们在浙大的学习情况吗?相当多的,根本就不读书,甚至不上课,上学期我的一门课,绝大多数韩国学生,交来的课程论文一看就知道是网上抄来的,他们最后来交论文时,我才发现,好些个面孔,我从来没有见过,其中有两位,交来的课程论文竟然一字不差。

他说,他知道,然后告诉我,其实那些人的家境并不很好,都是父母很认真地工作赚来的钱供他们出来读书,他们的父母,都以为他们在中国学习得很好。

再回到三鹿,前几个月,三鹿推出一个新品种——红枣酸奶,凭心而论,味道相当不错,我狠买了几回呢,每次一大桶,前后不下10次吧。后来朋友送我一个酸奶机,我开始DIY酸奶,这才免了继续受到三聚氰胺的侵害。自打三鹿门后,我开始出现排尿困难的症状,要不是考虑到把医院让给小宝宝们,我肯定照B超去了。

一边关注着三鹿门,一边在心里感慨:天下的父母,天下的孩子。

<< 我说座谈会不好,一家之言,而已 / 读者活动为什么这样少?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李超平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