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讲故事也是一种公关策略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中科院初景利教授刚刚在深圳完成的一次精彩讲演收获粉丝一大片,我的一位刚刚毕业到深图工作的研究生来信讲述了初教授带给她的观念冲击。“初老师真的是一个非常具有思想的人,给我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说现在很多图书馆都在说,到馆率不高,要想方设法提高到馆率,为什么我们的图书馆不来想想,图书馆怎么样走出去,让读者在家中,在办公室,在公共场所也能使用到图书馆的服务并且是优质的服务呢?我们的图书馆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物理图书馆了,而是一个立体型的图书馆了。”看来研究生教育中还缺乏这样一门课,就是图书馆服务案例分析课,而中科院图书馆的服务模式的确是可以作为案例好好讨论的,那样的话,就不至于让研究生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了。

中科院的服务模式在专业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里是有推广价值的,当然,推广的可能性大小另当别论,据说上海某著名大学专门上门去取经,结果是羡慕有余而学习的底气却不足。要知道那是集教育单位和服务单位于一体的图书馆啊,博士一大把,哪个图书馆能有那样的实力?还有,中科院的读者,那可不是一般的读者,与大学也大大的不同呢,大学不是还有学生嘛,他们并不都只需要专业信息。

到了公共图书馆,那就更要另当别论了。公共图书馆在市井生活中并不仅仅是获取信息的地方,社区图书馆里孩子们在那里看童话故事、做作业来着,大伯大妈们聚在那里读报聊天下棋来着。香港中央图书馆的音乐图书馆,你就是把音乐通过网络传递给读者,那能一样吗,在电脑上听的音乐和戴着高保真耳机听的音乐?

就是资源服务这一块,足不出户谁不想啊,版权呢?那可不是在一个院子里,而是一座城市呢。

所以,对于公共图书馆,由门禁数出来的到馆率是不可替代的,图书馆的实体延伸仍然是需要的。

说到延伸,即把图书馆办到市民的身边,问题是,办图书馆要政府自觉才行,可政府,很多很多,他们都不那么自觉。

谁来说服他们和怎么说服他们,这是个问题。

很多馆长告诉我,总分馆建设,嘉兴模式的确好,很羡慕,但不可能说服政府这么干。是啊,说服的难度相当大,嘉兴的政府,他们怎么就想通了呢?

自打知道了ALA网站上的“I love libraries org”频道后,时不时要去逛一逛,那里总有一些故事,或平淡或感人。今天发现了一个很具有公关价值的故事,不是读者讲的,是站在图书馆的角度讲的图书馆的故事——A Library Changes a Town这里

如果政府官员听了这样的故事,会不会有所触动?当然当然,他们得有时间有耐心听啊,可是,我们,有谁在这样讲故事?

<< 籍贯问题是个复杂问题 / 天使是曾蕾的模样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李超平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